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專題新聞 >> 回望湘大——紀念覆校40週年 >> 正文
人才就是競爭力——第7任校長潘長良談學校改革與發展
發佈時間:2014年06月11日   閲讀:

 細雨綿綿,霧氣嫋嫋。中南大學教師公寓,一株株被雨水洗過的參天古木越發青翠,陣陣清脆的鳥鳴不時迴盪在耳畔。

穿過樹林,踏上石階。沒等記者敲門,潘長良早已開門等候:“不用脱鞋啦,快進來坐。”

一米八的個子,灰色運動夾克,黑色休閒褲,莊重而不失灑脱。眼前這位“高人”就是我校第7任校長潘長良。他今年已80歲,那雙大眼睛,深邃而有神。

稱他“高人”,當然不侷限於身材。説起高校發展,潘長良更是高談闊論,頗有見地:“20年前我出任校長時,正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確立的起步階段,教育領域剛剛邁出改革步伐。現在,十八大與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,社會以步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階段。可以説,兩者有着相似的時代背景,顯然,現在的改革難度更大。”

今年是我校覆校40週年,站在新起點,我們該如何汲取力量?潘長良認為,大學重在立德樹人,人才就是競爭力,敢為人先的湘大人一定能夠突破改革的阻力,創造出一片新天地。

大學重在培養人

“潘長良,你好大的架子!省長來了,你都不見!”同事在樓下大聲呼喊。

“這不沒到時間嘛。”潘長良指着手錶,裝模作樣地説。

這一幕發生在20年前。

1994年9月26日,星期天,時任副省長鄭培民找潘長良談話,希望他出任湘潭大學校長一職。潘長良本不想見,就“聰明”地把手錶撥慢一刻鐘,“盤算”着自己遲到了,他們很可能就收回任命。

剛進門,潘長良愣住了。鄭培民沒有責備,反而耐心地勸:“湘大條件不錯,大家都很歡迎你去……你可能失去一些,不過,還是希望你,也相信你能盡全力搞活湘潭大學!”

潘長良並沒有當場表態。此前,他以年紀大、壓力大、缺少高校管理經驗、承擔國家重點科研項目為理由,推辭擔任湘大校長一職。

12月8日,省委組織部又找他談話。有領導問:“你什麼時候入的黨?”

“1956年。”

“你可是老黨員啊……”

潘長良沉下頭,臉也熱了起來,他感受到了這句話的份量是有多麼重。懷着對黨的忠誠,他接下重任:“好!我去!”

“那天是中南工業大學書記帶我去的。天雖然冷,湘大卻很熱情。”潘長良對1994年12月14日,這個走馬上任的日子,刻骨銘心。

“搞活湘潭大學”,潘長良牢記鄭培民對他的囑咐,全身心地投入到湘大的發展建設中,始終思考着,湘大該如何發展。

此前,潘長良沒有擔任過高校領導,但做過許多科研項目,於是,他把湘大當做一個科研項目來做。

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。潘長良立即深入院系,調研一個多月,摸清底子,總結出湘大的三大潛在優勢——地理優勢(遠離中心,適合科研,拓展空間大)、政治優勢(主席倡辦,偉人囑託)、青年優勢(年輕人多,思想活躍)。

“我沒豐富的管理經驗,那就揚長避短,思考學校的長遠發展。”潘長良説起這番話,仍透露出當年的睿智。他曾在多個場合申明主角與配角的關係:“在分管領域,我是配角,但涉及學校的長遠戰略,我就是主角,必須配合我做好全面工作。”

“很多學校都以教學和科研為中心,其實中心只能有一個,那就是培養人!”潘長良確立了以人才培養為中心,以教學和科研為兩個基本點,以隊伍、財力和實驗室為三根支柱的發展思路。

怎樣培養人?堅持“三個面向”:面向現代化、面向世界、面向未來;抓好三個環節:招生、教學、就業;解放三種人的種種束縛:讓校長能更多地自主辦學,讓教師更好地自主教學,讓學生更好地自主學習,使學校成為產生思想的場所、學術研究的場所、培養人才的場所。

於是,潘長良提出了“以本科生教育為主,積極發展研究生教育,穩定成人教育”的橢圓型辦學模式,形成了“厚基礎、寬口徑、精專業”的人才培養模式。

抓住培養人的人

“大學是培養人的,那就得抓住培養人的人。”潘長良認為,高校發展離不開人才,湘大必須要重視人才,留住人才,用好人才。

20年前,潘長良審時度勢,提出了全新的人才管理理念:留住一批人,送培一批人,發掘一批人,依靠一批人,引進一批人,破格提拔一批人。

當年,學校為培養人才,推送一批教師到國外深造,但部分人學成回國卻被別的單位“盯”上了。潘長良就登門挽留,通過“課題留人、待遇留人、感情留人、制度留人”等方式,軟硬兼施,留下了一批骨幹。

“高水平的人想往外走,低層次的人拼命湧進來,那時我真的是徹夜難眠啊!”潘長良回想當年,長舒一口氣。1994年,下崗浪潮席捲全國,一些湘大職工請求“照顧”子女來校工作。潘長良大膽進行人事改革,針對當時人事制度存在的弊端和不透明的情況,制定了《人事制度改革條例》,一切人員進出與變動都要按規定辦事,需黨委討論,並提交教代會討論通過。從此以後,人事工作步入正軌。

潘長良對人才的渴望不僅體現在“留”與“卡”上,更體現在任人唯賢。他眼光精準,大膽啓用一批年輕有為的幹部,構建起年齡結構合理、德才兼備的中層領導班子。

可是,有人不服:哪有人一開始就坐上領導位置的?潘長良打了個比方,幽默地説:“孔雀開屏,從正面看漂亮吧,但轉到後面瞧,就不好看了。所以,任人就是要發揮他的長處。”

能者上,必有庸者下。有人提醒潘長良可別得罪太多人。他卻斬釘截鐵地説:“改革着眼於長遠利益,難免犧牲部分人的既得利益。這釘子我不碰,誰來碰!”

湘大人敢為人先

在他的書房裏,掛着一幅在湘大的留影,那是2000年離任時拍的。離開湘大已有14年,潘長良仍惦念着湘大的一草一木,牽掛着湘大的建設與發展。

如今,覆校40年之際,湘大又一次站在了綜合改革的十字路口。

“學校定位由教學研究型轉為研究教學型,辦學模式就要從橢圓型向倒三角型轉變,就要加大科研的比重,增強自主創新的能力。”潘長良對湘大的發展充滿期待。他認為,不斷創新是湘大得以持續發展的動力,湘大在短短40年裏取得驕人的成績,離不開湘大人的艱辛探索,離不開湘大人的敢為人先。

其實,潘長良就是“敢於第一個吃螃蟹的人”,曾創造多個全省 “第一”。從招生並軌改革試點到教學改革體系化探索,從實行全員聘任、競爭上崗到新的人事分配製度出台,從成立董事會到倡導五校合作辦學,從聯建學生生活區到實行後勤服務社會化……一個個富有前瞻性的創新機制,使湘大煥發着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。

潘長良認為,改革需抓關鍵——難點、突破口和發展戰略,不僅要敢想,更要敢為。

改革要找突破口。要摸清優勢學科的人才結構,理順教授、專業、學生、課題四者之間的相互關係,針對不同的學院、學科,確定改革步驟。

改革要適當放權。學校現在建立學術委員會,就要權力下移,堅持教授治學,堅持民主管理,把更多的普通教師納入學術委員會,充分調動各個院系的積極性。

改革要打破舊例。想要穩住多數人,先要穩住少數人,可以適當調整薪資水平,讓科研及教學骨幹感受到在湘大的價值與貢獻;通過創新績效考核,激發各個職能部門、科研單位的積極性與創造力。

改革要更新思路。如今,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學校可以充分利用“無形的手”,購買後勤服務,這樣既能節省人力、物力、財力,又能提高後勤服務,以集中精力辦教育。

“改革會遇到阻力,更需付出努力,甚至付出代價,但要堅信,改革出活力,更出成績。”潘長良對湘大的發展信心滿滿,“時代在不斷髮展,無論是校領導,還是教職員工,甚至包括學生,都要有一種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,這樣湘大才能永遠處於蓬勃發展的態勢,才能創造出一片新天地。”

窗外,細雨漸歇。伴着陣陣清風,新鮮的空氣迎面撲來……

(《湘潭大學報》記者 張燦強 學生記者 周彩麗)

(來源:湘潭大學報)

上一條:紀念覆校40週年:老領導談“湘大校風” 下一條:談湘大精神與湘大校風

【中通快遞香港查詢】

  • 官方微博“@湘潭大學”
  • 官方微信“xtu1958”
相關新聞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Copyright 2001-2020  湘潭大學黨委宣傳部  地址:中國湖南湘潭. 郵編:411105

訪問量:

湘ICP備05005862號 湘教QS3-200505-000059
 湘公網安備 43030202001058號